这个禁地中,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人到来,来到这里的人,要么是血莲教的敌人,要么是犯错之后的血莲教成员,被丢到这里失去一切修为沦为矿奴,永远处于这个暗无天日的地下,至今没有任何人能够活着走出去。

  同样的,每天有人被丢到这里注入新鲜血液的同时,每天也有成百上千的人死去,大多都是三种死法,要么死于饥饿要么死于劳累,最后一种是被人杀死。

  死去的人尸体很快就会消失,除非是死在某个未知的矿洞中,要不然尸体很快就会出现在某些人的肚子里!

  饥饿很可怕,人一旦饿疯了任何道德底线都可以丢掉。

  “矿石太难挖了,深埋在岩层中,需要将堪比金铁的岩石凿开才能挖到矿石,这很耗体力,哪怕是武道大宗师成为这里的矿奴,单纯的肉身力量很多时候都没收获,能不能挖到矿石全看运气”绍荣沙哑的声音诉说道。

  他语气很平静,平静到麻木,他只是在诉说一个永远没有尽头的残酷事实。

  只要沦为矿奴,只需五天,饥饿就会淘汰一批人,要么疯狂要么自杀,剩下的人只凭一股求生欲日复一日猪狗不如的活着。

  对于这个残酷的事实白杨没有发表任何意见,问绍荣:“你在这矿洞中多久了?”

  “我不知道”绍荣摇摇头麻木道。

  旋即他还是在追忆什么,喃喃自语说:“我被丢到矿洞中后,一身武师之境的修为消失殆尽,最开始也想过出去,可饥饿让我认清事实,只能扛起矿锹去挖矿,挖不到就继续挖,挖到了还的小心翼翼的怕人抢,等到血莲教的人进来收矿石时从他们那里用挖到的矿石换取一点根本吃不饱的食物,日复一日,直到现在……”

  没想到这家伙曾经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