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楊能猜到靜塵的打算從而算計他,作為血蓮教教主靜塵必定不笨,絕對能猜到白楊的打算,可他依舊我行我素,或許是覺得自己足以鎮壓一切,或許覺得手底下的人不可能背叛自己……

  總之沒有人知道靜塵是怎么想的,站在他那個高度,一言一行都有著自己的深意在其中,別想妄圖揣測,因為你根本就不可能猜到他的真實想法。

  前一秒還在差點徹底崩壞的煉丹堂上空,下一刻白楊只覺斗轉星移出現在了另一個地方,愣了片刻他才意識到自己被靜塵送入了所謂的血蓮教禁地。

  也不知道武舞武蘭倆姐妹怎么樣了,在之前的混亂中不知道能不能活下來,還有姜山……我想他干嘛。

  搖搖頭,白楊開始打量所處的這個陌生環境。

  禁地通常有兩種字面上的解釋,禁止一般人靠近的重要地點,提示人們這個地方極度危險千萬別靠近這兩種意思。

  稍微一打量周圍的環境,白楊發現血蓮教的這個禁地恐怕兩種意思都全占了。

  他此時處于一個黑暗寂靜的地方,空氣潮濕陰冷,絕對的寂靜長時間呆下去絕逼能讓人發瘋。

  人都向往光明,處于這種陰暗的環境白楊很不適應,念頭一動,想在身邊升起一朵火焰驅散黑暗,可他卻失敗了!

  在這個漆黑陰暗的空間中,他的念力根本就延伸不出體外!

  心頭一驚,白楊意識到,自己的念力延伸不出體外,就意味著自己的異能幾乎全部失效!

  事實也是如此,在他的一番實驗之下,念力無法延伸出體外,異能火焰無法施展,異能閃電更是別想……

  別說異能,甚至連任何神道修士的本事也不能施展!

  “瑪德,如此一來,我連空間袋都打不開-->>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