緩緩的說出這番話,每說一句白楊看向姜山的眼神就變得默然一分,到最后,白楊看姜山的眼神仿佛死人,仿佛山石草木,仿佛一個可有可無的符號。

  輕輕搖頭,白楊繼續說:“你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沒有資格去觸碰她的尸體,你真的不配,她將你視為自己生命的唯一,而你為她做過什么?她為你奔波勞累去迷河林險死還生你又為她做了什么?在你已經殘疾對未來失去希望的時候她對你不離不棄你又為她做了什么?”

  “諷刺啊,真的是諷刺啊,她為你傾盡一切,付出一切,她覺得理所當然,你也覺得理所當然,這原本沒錯,可是誰顧忌過她的感受?她只是一個愛得卑微的小女孩啊,她憑什么要付出這么多?就為了你姜山曾經的一飯之恩?就為了你姜山曾經給她一頓飯并沒有看不起她只是一個乞丐?”

  “你姜山憑什么如此心安理得的享受這份愛而無動于衷?你不配的!可她愿意,呵呵,人世間的愛情就是如此的莫名其妙,人間情字最殺人,刀刀斬在心頭上,縱使百死甘如始,誰來可憐女兒心?”

  說一句走一步,白楊說到最后不再看姜山一眼,從他們身邊輕輕走過,來到了死去的木彤身邊。

  她靜靜的躺在花瓣中,她臉上還帶著笑容,幸福的笑容,或許她覺得為自己的愛人付出生命是最幸福的事情吧。

  哀其不幸也好怒其不爭也罷,人世間就這樣,有人將愛情當做生命的所有,作為旁觀者,白楊只能嘆息命運對她的不公,卻無法去評判她對愛情的執著。

  畢竟每個人對生命的追求都是不一樣的,不能用自己的標準去衡量別人的人生價值觀。

  “你死了,帶著對愛情最美好的付出死去了,或許你的生命中已經?-->>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