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想之前的细节,虎仓发现,虽然自己一直都在追着对方打,可貌似连对方的一根毛都没搞掉?

  “这白杨,的确有点本事,可是,在之前追杀他的行动中,我连一半的本事都没用出来,甚至连兵刃都没有动用,要杀他,并非不可能!”虎仓皱眉道。

  他何尝不知道自己或许根本奈何不了白杨,只是碍于面子不愿意承认而已。

  可万兽堂堂主却无情的拆穿了这点说道:“老哥你还有底牌没有动用,怎知他就没有后手了?”

  虎仓呼吸粗壮了一点飞速平息,看着堂主皱眉道:“就凭他一个小娃娃我还杀不了他?”

  “你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老哥,并非我要这样说打击你,其实啊,我是在救你,他之前带着你绕圈是想破坏我万兽堂才没有对你真正动手,若是他不针对万兽堂其他地方反而对你动手的话,你觉得现在你还能完好的站在这里说话?”

  这番话听的虎仓呼吸急促,老脸有点发红,真的是这样吗?

  “现在冷静下来了?不说其他,他那种雷霆术法随心操纵,我猜测是传说中的神通,威力就不说了,你想想看,若是那样的术法他全力施展,瞬间千百万道轰击下来你承受得住吗?”堂主摇摇头叹息一声说。

  所谓旁观者清,之前的画面他看到之后怒怼虎仓,不但是因为教主静尘的关系,更是不想虎仓被白杨给杀掉了。

  沉默片刻,虎仓抬头看着万兽堂堂主说:“我能不能杀他或者他能不能杀我这点不提,万兽堂在之前损失惨重,虽然我也有很大的责任,可是为何堂主你不给他一点教训?”

  “我说我也没有把握能在完好状态彻底压制他让他吃苦头你信吗?”万兽堂堂主苦笑一声说。

  “怎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