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落已经崩碎,烟尘席卷中钟岳持刀遥指白杨冷声道:“姓白的,你只会站在女人身后吗?”

  这是已经彻底撕破脸皮不顾白杨贵客的身份了,钟岳明白,既然已经得罪了白杨,无论自己做什么都不可能当做没有发生,干脆强势到底。

  “钟岳,白少是教主的客人,你敢继续放肆?”擦拭嘴角血液,武兰看着钟岳沉声道。

  尽管在这之前武兰姐妹并未见过钟岳,可打听个人还是很简单的,老实说,她内心并不想面对钟岳这个高手帮白杨挡刀,奈何摄于教主的命令让她们听命于白杨从而不得不出手。

  血莲教中,虽然每一个都是桀骜不训辈,动不动就拔刀砍人,但教主至高无上,没有人敢违背他的意志。

  “放心,我不会杀他,却也要他明白,这里是血莲教,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来为所欲为的,要杀我?若是没那个本事就别说大话,小心闪了舌头!”

  钟岳看着前方说道,前半句是对武兰说的,后半句是冲着白杨说的。

  撇了钟岳一眼,白杨看着连钟岳一刀都接不下的武舞说:“同样是宗师之境,为何差距这么大?看你脾气不小原来本事并不怎么样!”

  “奴婢无能,给白少丢脸了”武舞低头道,内心却是咬牙不已,我是宗师修为不错,但才初入宗师境界没多久,而且自己又不是什么妖孽天才,哪儿能和钟岳这种接近大宗师之境的高手比?

  还有我帮你挡刀不但没有一句好话你还嘲笑我,哪儿有这样的……

  没理会武舞是什么心态,对于血莲教的人他没有丝毫好感,哪怕长得再漂亮,白杨又转身看着前方的武兰问:“不是说神道修士几乎都能力压同级武者吗?看你的样子貌似在那一刀之下受伤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