顫抖的身軀撞碎了幾棟建筑,在飛出數千米后鐘岳最終轟一聲鑲嵌在山體內,亂石崩飛間他看向了遠處自始至終看都沒有看自己的虎烈。

  渾身都痛,渾身都在顫抖,甚至他覺得手中的刀都快要握不住。

  敗了,敗得如此徹底,自己連他一擊都接不下就敗了,對方‘不堪一擊’的四個字評價不管內心如何屈辱卻也成為了事實。

  “萬獸堂年輕一輩唯一兩個頂尖強者之一,虎烈,我和你的差距如此大嗎?”鐘岳心中滿是苦澀和無奈。

  自己努力修行,刻意低調,為的就是有朝一日一鳴驚人,可現實卻給了他當頭一棒,自己再怎么刻苦努力,在真正的天才面前依舊算不得什么。

  這算什么?如果不努力怎么知道最終努力也沒用?就為了驗證這點?

  他知道先前虎烈已經手下留情了,要不然自己就不會只是重傷那么簡單,他又不傻,還不想找死,明知不敵還跑去拼命那是腦殘,是以此時內心并沒有和虎烈搏命的打算。

  顫抖的身軀從山體沖出,收起長刀,來到虎烈不遠處沉聲問:“你想怎么樣?”

  此時鐘岳的內心可以用曰了泰迪來形容,在自己的底盤上被人打臉,還打不過對方,不得不低頭,那種郁悶可想而知。

  虎烈依舊不看他,冷冽的吐出一句話說:“滾,別來打擾我!”

  有句媽賣批虎烈很想大聲講出來但又不敢講,只能咬牙退到一邊,他知道如果這會兒自己還敢再多說一個字恐怕明年今天墳頭草都會比自己還高……

  一早就聽聞虎烈脾氣不好,今天鐘岳總算是見識到了,這種人怎么活到現在還沒有被砍死?

  虎烈站在那里,雙目中只有站在他跟前瑟瑟發抖的黑鱗狼。

  時-->>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