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还真是这样?

  听了王清雨的话,白杨一下子愣住,在自己和王清雨订婚之前,苏溪水和自己嬉笑怒骂跟个基友似的,而订婚之后,一下子好像变成了陌生人,反差太щww

  不正常!

  难道说那男人婆对自己有意思?

  开什么国际玩笑,白杨表示不信,那绝逼不可能!

  心知和自家媳妇讨论别的女人纯粹是在找死,白杨立即止住话头,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说:“别管那暴力狂了,清雨,等下你无论看到任何东西都不要觉得太过惊讶”

  王清雨不笨,当然知道白杨是什么意思,没有死缠烂打的缠着这个事情询问找不自在,好奇问:“等下会发生什么?”

  白杨的本事王清雨见识过几次,一次比一次震撼,这会儿白杨说让她等下别惊讶,很显然,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必定超乎她的想象。

  “到时候就知道了”白杨卖了个关子。

  他们谈话并未避讳不远处的狐狸,然而狐狸哪怕是听到了还能说什么?我特么是个外人好不好,而且还和白少不熟……

  “老公你看海面!”就在此时,王清雨突然指着窗外惊呼起来。

  白杨眉毛一挑,心道灾难开始了。

  狐狸也看向窗外,当场怔住,一种莫名的恐惧出现在他心头,沉甸甸的无比压抑,让他呼吸都有些困难。

  茫茫大洋海面,碧波万里,烈日当空海天一色。

  可此时,天地好似静止了一样,人们甚至都无法感受到海风的吹拂。

  当然,这种感觉是错觉,天地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只是人们心头莫名出现了一种恐惧感,从而感觉一切都很遥远很沉闷。

  海面上,波涛涌动原本很正常。

  可当一条米许长的海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