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賣會結束,人們逐漸散場。

  這次慈善拍賣會圓滿落幕,籌集到了很多資金,有一場慶祝酒會,不過這會兒太晚了,酒會放到明天舉行,到時候憑拍賣會的證明參加,資金由組織者出,不會動善款分毫。

  “認識一下,我就金元昊,兩位今天給我上了生動的一課,我一定會銘記于心的,希望我們能成為朋友”隨著人群逐漸散去,金元昊居然主動找上了白楊,身邊帶著倆魁梧的保鏢,一臉微笑的看著白楊笑道。

  說話的時候,金元昊拿著高價買來的白玉杯打火機以及那根翡翠小棍,不是以勝利者的姿態來炫耀,而是以一種失敗者找場子的心態。

  他說的是撇腳英語,白楊聽得懂,但壓根不理會,就當沒看到,牽著王清雨的手向前說:“麻煩借過一下”

  不管金元昊處于什么目的和心態,白楊都沒興趣和他多做接觸,我分分鐘幾千萬上下你賠得起嗎。

  “鄙人金泰財團副總經理,難道還沒有資格成為你的朋友嗎?呵呵,這根翡翠小棍不錯呢,我小兒子出生不久,倒是可以給他做磨牙棒正好”金元昊眼睛一瞇看著白楊說。

  又是這種無視,他表情平靜,可內心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他討厭這種被無視的感覺。

  說這句話的時候,金元昊還將翡翠小棍放嘴里咬得咯咯作響,意思是告訴白楊,我有的是錢,不在乎,花六千萬買的東西也就是小孩子的玩意。

  白楊說話的興趣都沒有了,內心無比惡心,那死人用的月工塞他居然放嘴里,嘔……太惡心了。

  就當金元昊不存在,直接往前走,眼看就要撞上。

  “先生,請保持距離!”金元昊身邊的一個魁梧保鏢伸手去推白楊。

  砰……

  一-->>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