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秋林一步一步走向藍欣,周圍狂風呼嘯,一個恐怖的圓在他周圍旋轉,那個圓由無數扭曲的劍氣組成,內部死寂一片,宛如黑洞吞噬一切。

  漫天血色劍光靠近單秋林,莫不被那個可怕的圓吞噬泯滅。

  “殺!”

  煞氣升騰的藍欣,紅色長裙咧咧作響,殺意滔天,或許是感覺到那凌厲的劍氣奈何不了單秋林,如殺神般怒吼一聲,仗劍向著單秋林沖殺過去。

  近身搏殺,最是危險,稍不注意就會身死道消。

  藍欣一劍刺向單秋林心口,血色長劍妖異劍芒吞吐,殺意滔天,直指要害之處。

  單秋林看不到,對于劍道他有自己的理解,面對這絕殺一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他周圍那黑洞般的‘劍冢’閃爍不定,手中木劍抬起,輕飄飄點在了藍欣妖異長劍劍脊之上。

  嗡……

  血色長劍被蕩開,一抹劍光沖出,地面被撕開一道長達百米的裂縫。

  兩人戰做一團,藍欣每一次揮劍都煞氣沖霄,劍芒吞吐,破壞力驚人。

  單秋林動作慢騰騰,手中木劍沒有凌厲鋒芒閃現,可每一次揮劍都能恰好擋開藍欣的長劍。

  看似誰也奈何不了誰,可白楊在遠處卻是看得真切,單秋林明顯占據上風,與其說和藍欣在廝殺,還不如說他在磨煉自己的劍道。

  他的動作越來越少,越來越慢,沒有多余的動作,每一次都能恰好擊在藍欣揮劍的薄弱之處,那種揮灑寫意的姿態,居然具有了一種別樣的美感,渾然天成,一副大宗師氣度油然而生。

  “見鬼了,老單這家伙妖孽啊,這種可怕的提升速度……”白楊不知道用什么語言來形容自己的心情。

  曾經的單秋林,只是一個普通的武師之境?-->>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