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开阔的院落中,数十个丫鬟忙碌。

  君念生和陈彩悦受白杨的邀请来到这里。

  门口,君念生看到陈彩悦,当即笑着走过去说:“彩悦妹妹你也来啦”

  “姓君的,我告诉你,你离我远点,我现在看到你就烦!”陈彩悦压根不买账,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君念生警告道。

  君念生想哭,这都什么事儿啊,说好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呢?咱俩都订婚了啊,你现在居然看到我就烦?

  想哭归想哭,君念生还是舔着脸解释道:“彩悦妹妹,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在玉家暂留的时候,我真的只是好奇玉家大小姐玉飞凤为什么是光头而多看了一眼,真的不是有什么想法的”

  这能怪他吗?两人到了州府,去玉家做客,玉家大小姐玉飞凤,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你顶着个大光头谁不多看一眼?

  得,就因为多看一眼,陈彩悦不爽了,吃醋,开始闹别扭,这找谁说理去?

  好吧,君念生承认,真心是因为好奇看了一眼又一眼。

  你说你一个美女顶着个大光头是要闹哪样?

  如果白杨知道这茬的话,肯定会笑岔气,合着当初给玉飞凤烧光的毛发在你们见到她的时候还没长出来啊……

  “哼,既然你喜欢看,那就干脆娶回家去啊,天天看,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反正你是丞相之孙,科举状元,抢手得很,没见玉苍松那老头恨不得将孙女弄你床上去吗?而且男人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陈彩悦瞪眼道,就差大吼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了……

  “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多看任何女人一眼还不行吗?”君念生无语问苍天的说道。

  “哼,这可是你说的,姓君的你给我记住了,不过我还是不打算原谅你,要怎么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