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下易容丹,骨骼噼里啪啦作响,一阵酸麻,皮肤肌肉收缩,肤色改变,不一会儿白杨和凌骄俩人就变得了另外一幅样子。

  脱下的铠甲没有真丢在血莲教后方的地上,白杨第一时间收进了空间袋中以免露出马脚。

  乘乱揭掉隐匿符,两人展露出身形,出现在了战场血莲教后方。

  白杨变成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凌骄则是变成了一个中年猛男,对视一眼,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你们两个干嘛呢?快给我冲,临阵退缩信不信我立即砍了你们!”就在此时,他们前方传来了一声怒吼,同时一道冰冷中带着疯狂的目光看了过来。

  那是一个手持长刀的青年,一眼白杨就看出他只是武徒境界的渣渣而已,应该是一个小头头,和其他人不一样,他的肩膀上绑着一条黑布带,布带上有血色莲花图案。

  “杀啊!”白杨一拉凌骄,急吼吼的往那边冲去,眼神示意他别冲动。

  咋俩现在是卧底呢,别动手砍人以免弄巧成拙。

  凌骄撇嘴,那家伙他一指头就能摁死,不过这会儿还是听白杨的吧。

  “哼!”那青年冷哼一声,看到白杨和凌骄冲入人群后也没有说什么,可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眼神一瞪,两步跑过去大吼道:“你们的兵器呢?”

  白杨一脸胆战心惊的说:“之前出发的时候,一紧张不知道丢那儿去了”

  凌骄憋着笑,心道白杨装得挺像的,立即装着和白杨一样胆战心惊的表情。

  “你们简直废物,拿着吧,记得多砍陈王朝的兵,立了功,上头少不了好处发放下来”对方瞪眼道,在身上摸索,丢出了两件兵器。

  额,一把尺长的匕首和一柄拳头大的金属手锤。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