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青木县中很多人都看向了白石塔顶端,毕竟青天白日的上面站着一个人太瞩目了。

  “是那家伙,哼!”

  “那个叫凌骄的少年高手,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整个青木县居然找不到与他比肩的人,也不知道是谁能教出这种弟子来,堪称当代少年天骄!”

  “血莲教又要头疼了,他一出现在白石塔顶端,就意味着血莲教要死几个高手!”

  看着白石塔顶端的凌骄,有人被他打败过心头不爽,有人佩服他的实力而感叹,有人则是对他杀血莲教高手拍手称快。

  青木县大营中心,一身灰色长袍的莫元池看着白石塔顶端的凌骄一脸无奈。

  这么个高手,却喜欢独来独往,若是与军队配合的话,将能发挥出无与伦比的作用来,甚至有可能改变当下青木县的局势。

  可他压根就没想过和军队一起作战!

  “莫先生,你说,这次他还能平安归来吗?”县尊大人站在莫元池身边看向白石塔顶上的凌骄问。

  莫元池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一而再的突袭血莲教大营,虽前几次他都能从容离去,可却一次比一次危险,这一次再去,结果未知”

  “可惜啊,如此俊杰,实力强大,若是能配合军队该多好”县尊苦笑。

  “练武之人,喜好血勇之气,尤其是这样的少年强者,心高气傲,总觉得自己一个人就能办到其他所有人才能办到的事情,唯有遭受打击,才会真正的懂得人力有穷的道理,等这次他归来,我再想办法找他劝说一次吧”莫元池想了想说。

  他明白县尊大人的意思,一来如今青木县局势的确需要这样的高手配合,再则,作为官府,是很不喜这种不服管教的野生武者的。

  “如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