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面渐渐恢复平静,只有零星的木质碎片漂浮,之前的一切仿佛都没有发生过。

  自始至终,水下的怪物都没有浮出水面,狡猾狡猾滴。

  凌空而已,白杨郁闷得想吐血,遇到这种藏头露尾的家伙就没法搞。

  一阵风吹过,河面上静悄悄。

  岸边,小猫等人聚集,一个个看着河面心有余悸的同时也很无奈。

  虎子尽量往人群边上缩,浑身都在打摆子,他知道自己闯祸了,猜测接下来有可能会遭到的各种收拾。

  这么多人经历了一次惊心动魄的死里逃生,他觉得白杨打死他都不为过。

  用求救的眼神看向柱子,意思是到时候帮忙说说话,然而对方装作没看到,虎子想大骂,友情的小船说翻就翻……

  收回锁链,白杨看了看轻微变形的血纹剑,暗道水下那家伙的外皮够坚硬的,血纹剑都崩变形了。

  正要转身回去想办法的时候,白杨目光一凝。

  距离他数千米远的河面上,一个庞大的头颅缓缓出现在水面。

  嘶……

  这一刻,那颗从水中伸出的头颅成为了焦点,所以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那是一颗扁平的脑袋,有点像蛇,直径超过二十米,庞大无比,表面布满了无数巴掌大小的褐色鳞片,不注意根本就看不出来。

  而且,在那些鳞片外面,还有一层略微反光的油脂粘液,给人一种滑不留手的感觉。

  它只伸出一个脑袋露出水面,一双眼睛居然有人性化的戏虐神色,水下,它庞大的身躯若隐若现,如蛟龙般扭动。

  看到那颗脑袋,白杨瞪眼,这尼玛是一颗鳝鱼的脑袋啊,只是为何如此巨大?

  “鳝鱼?黄鳝?”白杨心头嘀咕,表情扭曲,无比古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