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與我血蓮教作對,找死!”

  “殺了他,任何膽敢阻擋‘極樂凈土’誕生的人都必將付出生命的代價……”

  道路上,呼喝聲叫罵聲怒吼聲交織。≈

  劍鋒閃過,每一次都帶著鮮血噴灑殘值斷臂橫飛。

  風卷塵沙,劍鳴馬嘶,林間斑駁的陽光都好似人上了凄美的血色。

  藍欣在人群中騰挪輾轉,目光冷冽,每一次揮劍都伴隨著一聲慘叫,就如同她所說的那樣,要將這些血蓮教妖人撕碎,而非單純的殺掉!

  女人一旦起瘋來是很可怕的,她殺得渾身染血,所過之處宛如血浪翻滾。

  劍如霜,目如電,血如虹,聲如雷,林間路上徹底變成了一片修羅地獄。

  “這妞應該不會墜入魔道吧?”

  白楊皺眉自語,殺了就是,何況折磨?

  半個小時時間,從白石溝鎮沖來的五十多人只剩下二十來個了,還活著的人人帶傷,除了幾個武者之外全都缺胳膊斷腿。

  “該死,這是誰,禁武堂成員還是縣城下來的高手?”

  “殺,不管是誰,一定要死!”

  幾個武者境界的血蓮教成員狂怒吼,盡管同伴死了大半,他們不但沒有退縮,反而越瘋狂。

  他們包圍藍欣,兩個人近身纏斗,兩個人在遠處放冷箭,企圖將藍欣斬殺。

  可是依舊沒用,無法阻止藍欣的殺戮,她并不和四個武者正面廝殺,而是打著先虐殺弱小的最后再殺四個武者。

  大局已定!

  白楊知道這伙血蓮教的人奈何不了藍欣,這點眼光還是有的,于是不再關注。

  乘著廝殺的他們不注意,手腕上鎖鏈飛出,將一個黑袍血蓮教成員捆住拉了過來,拖到草叢中去了。

  別誤會,白楊不是-->>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