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株参天大树生长在悬崖边缘,光直径就有百米粗,无比苍劲,通体银色,表皮张裂如龙鳞,有神秘的纹理若隐若现,枝丫似放射状的闪电张牙舞爪,最顶端都快生长到这个空间的顶部触碰到上方涌动的雾气了。

  大树的树根如一条条巨蟒交织,穿透岩体,下方垂落道悬崖深处。

  在这棵大树上,有一条伴生藤蔓,十来米粗,如同一条蛟龙盘绕在树上。

  邪了门的是,这条藤蔓的表皮如龙鳞,若不是有细小的分枝和枯萎的树叶,还真的以为那是一条蛟龙尸体缠绕在树上!

  地球那边有记录最高的大树也不到两百米而已,可想而知这两棵植物有多么庞大。

  “重点?重点是那根古怪的老藤结的果实,或许那就是你所说的生机”白杨目光灼灼的看着那边说道。

  大树和老藤的叶子都已经掉光,枯萎死亡,光秃秃,搞不好和这个空间其他东西一样脆弱。

  然而在这一切都显得无比脆弱的空间,那条缠绕在大树上的老藤居然结出了果实,用屁股想都知道那颗果实很非凡,尤其是那颗果实看上去还有生机的情况下。

  在距离地面两千多米高的地方,老藤的末梢,一枚尺长的果实悬挂,它太醒目了,尽管只有一尺来长,可却带着一股生机,让人想不关注都不行。

  “果实?什么样的果实?”单秋林好奇问,瞎子就这点不好,看不到。

  其他人目光灼灼的看着那棵果实,呼吸急促心情紧张,尤其是古奇峰玉飞凤胡图三人,眼神中都快冒绿光了。

  看了其他人一眼,白杨眯着眼睛说:“一个黄皮葫芦,悬挂在大树两千米高的地方!”

  那个黄皮葫芦看上去很普通,静静的悬挂,可在这死寂一片的世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