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錯了哦,這句話出自佛經,是‘有過痛苦,才明白眾生的痛苦,有過執著,放下執著,有過牽掛,了無牽掛’。”王清雨看著白楊眨眼道。

  “是么”白楊聳聳肩,心道不愧是文藝女青年,隨便一句話都能說出出處。

  看著白楊,王清雨若有所思,笑道:“你有心事?”

  “我這么沒心沒肺的人怎么可能有心事”白楊打了個哈哈不提這茬。

  這女孩子太聰明了就是這樣,一句無關緊要的話都能猜到很多,關鍵是還挺準,這就沒法搞……

  “能和我說說嗎?畢竟,以后我是你的妻子”王清雨喝了口茶水微微低頭道,看似隨意的一句話,卻相當認真。

  “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以后再說吧”白楊真心不想說這些。

  心中微微有些失落,但王清雨沒有表現出來,好在服務員及時上菜化解了兩人之間的尷尬。

  這家私家菜館因為服務的人很少,是以上菜的速度很快,簡直沒完沒了,流水線似的端來。

  菜品主要以川菜為主,鮮,香,麻,辣,聞一聞味道就很讓人有食欲。

  白楊大塊朵頤,他是真餓了,吃得大汗淋漓,但也沒有冷落王清雨,不時給她夾菜,盡量做到自己的本分。

  “嗯?”吃的差不多的時候,白楊突然皺眉抬頭,疑惑的巡視周圍。

  王清雨察覺到他的異樣,停下筷子疑惑問:“怎么了?”

  皺眉看了看周圍,白楊搖搖頭道:“沒什么”

  心頭疑惑,但王清雨沒問,點點頭繼續吃東西,她的動作很優雅,如詩如畫,吃得很少很慢,和白楊酣暢淋漓的吃法形成鮮明的對比。

  一個慢騰騰一個胡吃海塞,偏偏湊到一起還挺和諧的畫面,也是夠奇葩的。>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