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神道传承之地,经过剑网之处的时候,白杨依旧用锁链保护自己,尽管已经走过一次,但依旧让他胆战心惊,生怕一不小心就变成饺子馅。.┡M

  地底深处,白杨独自一个人穿行,周围寂静无声。

  “啧,为毛有一种摸金校尉的既视感?说到底这埋藏在地底深处的传承之地,可不就是墓葬之类的嘛,而且那些拎着铲子挖坟的家伙,了不起遇到粽子,哪有这么刺激?”

  白杨越想越古怪,越想越觉得自己跑来这什么传承之地差不多就是摸金校尉的干活。

  同样是挖坟找宝贝,不都一样?

  顺利离开通道,经过棋局的那个空间,白杨再度回到了迷宫的‘出口’。

  “喂,兄弟,你出来了?”

  “是不是你已经得到了传承?”

  当白杨的身影出现,迷宫出口隔壁依旧在咣咣砸墙的一些哥们第一时间问。

  他们杨的目光,有的冰冷,有的炙热,有的杀气腾腾,有的却紧张无比。

  各种想法,心思在表现在脸上一闪即逝。

  “哎,失败了”白杨停下脚步,垂头丧气的苦涩道。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得到了传承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说出去的好,虽然不怕,但麻烦多了也让人蛋疼的。

  “为什么?咦,不对啊,你的衣服都换了,是不是得到了传承?没关系的,说出来吧,让我们也羡慕一下是何种惊天动地的传承”

  有人愕然,随即眼珠子一转问。

  你大爷,这是在套我的话呢,白杨差点翻白眼。

  转身,白杨怒气冲冲的指着身后的通道骂娘道:“这坑爹的传承,玩个蛋蛋,简直能折腾死人,你们知道我遇到什么吗?”

  “你遇到了什么?”有人下意识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