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杨边的时候,小猫乖巧听话,柔柔弱弱,存在感很低,容易让人将她忽视。

  而现在,无数人汇聚在冷泉周围,白杨下去了泉水,不在这里的时候,小猫却是变了一副面孔。

  她表平静,时时刻刻保持一种高度警惕,目光中有丝丝狡黠,让人琢么不透。

  毕竟,小猫并非原本没有走出迷河林的山民了,她也是吃了开慧果的!

  木屋不大,还有新鲜树木的清香。

  冰清玉洁四姐妹,单秋林以及虎子还有小猫汇聚在这里。

  虎子目光中有丝丝精光闪烁,他也不再是当初那个没头没脑的逗bī)山民,不时咧嘴轻笑,时隐时现的牙齿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野兽的獠牙。

  在这里,虎子看着小猫,以她马首是瞻。

  瞎眼的单秋林在边上没有说话,手中拎着个新做的木剑,没有什么表,但上却有一股隐隐约约的锋芒,如藏鞘的剑,随时都会暴起伤人。

  目视其他人,小看声音平静中带着丝丝凌厉说道:“少爷不在这里,有很多危险的人汇聚到了周围,现在,我们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了,其余任何人都靠不住!”

  “一旦发生混乱,面对那些武道高手,我们很脆弱,少爷说过,防范于未然,所以我们必须要提前做好准备,一旦面对危机,我们不至于束手无策只能等死”

  没有人说话打断小猫。

  冰清玉洁四姐妹算是见惯大场面的人,可这会儿面对小猫,居然在心头升起了一种无力感,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小猫是那么脆弱,可她们偏偏觉得,在小猫脆弱的外表下,隐藏着一股危险气息,无法描述。

  “武堂的人靠不住,说是因为少爷的关系,他们在保护我们,其实,可以感觉到,他们是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