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持木劍,眾目睽睽之下,單秋林很平靜,臉上沒有悲喜,甚至在他的嘴角,還有一絲淡淡的微笑。

  那種笑容,是下意識的,是發自內心的,仿佛在追憶,沉寂在曾經美好的某一個瞬間。

  周圍的人看著他,短暫的陷入了寂靜。

  越級挑戰,并非什么傳說,在場的人很多都能做到。

  可是,單秋林以一柄木劍跨越兩個大境界秒殺對手,這就有點驚人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單秋林吸引,就連冷熱泉邊的玉飛鳳冷鏡等人也不例外。

  單秋林,一個瞎眼斷臂的殘疾之人,此時成為了眾人的焦點。

  “有點意思!”短暫的沉默過后,葉商函看著單秋林輕語,目光閃爍,他一身金色長袍,很矚目,周圍的人都簇擁著他。

  黃袍青年目光一閃,心頭已經有了殺機。

  對于他這樣的公子哥來說,死個把手下沒什么大不了的,但在眾目睽睽之下自己的手下被人殺死,這無疑是當眾打臉。

  他看向周圍自己的其他屬下,眼神示意,于是,十多個黑衣護衛站出來,慢慢的將單秋林包圍。

  黃袍青年是武師之境的青年才俊,雖然失了面子,但也不會向單秋林動手,畢竟單秋林只是一個武徒,贏了丟臉,輸了更丟臉。

  人群中的胡圖看了看單秋林,然后一臉鄙視的看向黃袍青年道:“霍倉,怎么,輸不起?我說你丟臉不丟臉,對一個武徒殘疾人沒完沒了我都替你感到臉紅”

  “就是就是,沒想到你心眼這么小,嘖嘖,九個武士,兩個武師四層,對付一個武徒,我鄙視你一臉”古奇峰和胡圖是一伙的,這個時候和胡圖一唱一和。

  被稱為霍倉的黃袍青年和葉商函是一伙的,他們很樂意尋找機?-->>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