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人吃了亏都不会善罢甘休,这是人之常情,更何况是玉飞凤这种大小姐,所以后续找白杨的麻烦那是必然的。

  而且玉飞凤身份不简单,稍微放出点消息就会引来一群护花使者,如此一来可操作性就大了。

  将种种情况考虑清楚,白杨一脸轻松。

  舟车劳顿,当白杨再次回到戈多村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下来了。

  “玉小姐,要不要我们现在就去把白杨给你抓过来?”

  距离戈多村几公里外的一条河道上,停放着一艘大船,船上,德阳镇禁武堂的堂主苟一初在玉飞凤身后恭敬道。

  “先别打草惊蛇,我想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他说要前往迷河林深处,不管做什么,我都要进行破坏,你们只需要确保别跟丢就可以了”玉飞凤冷笑道。

  在白杨手中吃了那么大的亏,她一肚子火气,想到白杨劳师动众费尽千辛万苦就要完成某个事情的时候被自己破坏,那画面一定很好玩。

  “玉小姐放心,他们逃不过我们的追踪手段,只是迷河林深处很危险,大小姐用不着以身犯险……”苟一初在边上忐忑提醒道。

  同时他心中叹息,这些个二代最难伺候了,命令一下我们不得不听,一旦出了什么事情背锅的还是我们这些人。

  做人难啊……

  “迷河林的危险程度我比你清楚,所以我才让你们通知县城方面的人过来,对了,那些人来了没有?”玉飞凤点头后问。

  “我们沿途都留下了记号,他们很快就会来”苟一初回答。

  “那就好……”

  玉飞凤不知道,不但是她要的禁武堂的人正在火速赶来,还有一大群仰慕她的公子哥也来了。

  她之所以跑出州府,跑出郡城,来到这些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