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兄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被劫持的?有没有目击者?”白杨想了想问道。

  前来汇报的人立即说道:“回少爷的话,具体时间不清楚,地点是在德阳镇蓝家蓝欣小姐的闺房之中,还是第二天丫鬟去打扫的时候才发现对方留下的那封信”

  啧,能无声无息潜入德阳镇蓝家把蓝欣带走没有惊动任何人,这家伙身手高明呢,至少是武士境界以上!

  “我记得前段时间,德阳镇中就出现了一个偷心大盗,闹得沸沸扬扬,应该就是这家伙了,他如此大张旗鼓,想来有不少人见过吧?有画像吗?然后德阳镇方面,蓝家有什么动作?”

  白杨想了想继续问道。

  前来汇报的人立即从怀中掏出一张画像递给白杨说道:

  “少爷,此人的确猖狂,但凡德阳镇中未出阁的有名美女都被他光顾过,这是他的画像,每一次都是真面目示人,简直胆大包天,此外,德阳镇中,蓝家牛家联合官府都在大力追查此人,却找不到他的任何踪迹,无人知道他将蓝欣小姐劫持到什么地方去了”

  点点头,接过画像,白杨瞄了一眼。

  尽管这只是一副水墨画作,但也将此人刻画得入木三分,而且从笔迹来看,这幅画像应该是出自一位蕙质兰心的女子之手。

  画像上,男子白衣若雪,面如冠玉,星目剑眉,总之就是一妥妥的男神。

  单看此人的画像,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很奇怪,兼具读书人的儒雅,侠客的潇洒,军人的铁血,诗人的洒脱等等特质。

  如果硬是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这个人的话,白杨觉得用‘极品’两个字再恰当不过。

  嗯,用完美的话这家伙还不够格。

  “难怪能成为众多少女倾心的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