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天后,白楊結束了偷師之旅,該學的能學的都已經學得差不多了。

  蘇溪水親自駕駛一輛軍用悍馬送白楊回到了S市。

  已是寒冬,地處南方的S市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氣溫陰冷徹骨。

  租住的別墅門口,白楊從車上下來,寒風一吹,他忍不住緊了緊衣衫。

  “總有一天,我會把你打得滿地找牙,將你這幾天對我的所作所為百倍千倍的奉還給你”蘇溪水透過窗戶看著白楊咬牙切齒的說。

  “期待有那么一天,不過我估計你是沒有那個機會了,還有,你這脾氣不行,還是乘早找個男人嫁了吧,要不然等年紀大了就更沒人會要你了”白楊頭也不回的聳聳肩說道。

  咬牙暗恨,蘇溪水冷哼一聲不再說什么,發動汽車就準備離去。

  已經邁出一只腳準備回到別墅的白楊動作一緩,收回腳步,轉身看著正要離去的蘇溪水說道:“喂,男人婆”

  “你又想干嘛?不是都已經結束了嗎?還想搞什么幺蛾子?”蘇溪水皺眉道。

  對于白楊的言語諷刺,她已經能做到平靜如水了,就當聽不到。

  摸了摸下巴,白楊打量了蘇溪水兩眼,在對方噴火的目光中說道:“鑒于你這兩天帶著我東奔西跑的份上,雖然你老是想暴打我一頓反被我制住,但你畢竟還是帶著我去了那么多地方,所以我決定送你點東西”

  “不稀罕”蘇溪水撇嘴,誰要你這個王八蛋的東西。

  心頭好笑,白楊撇嘴道:“你不要那你倒是走啊,干嘛還把車子熄火了?”

  “要你管,這個地方風景不錯,我想看看,又不是你家的”蘇溪水死鴨子嘴硬說道。

  她知道白楊送人的都是好東西,但和白楊勢同水火的她拉不下那個臉?-->>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