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一家五星級酒店的豪華套房中,王清雨安靜的翻閱打印好的一疊報表。

  她鐘愛白色,白襯衫白西裝白筒裙白絲襪白高跟鞋,嗯,**都是白的……

  安靜的她宛如一朵靜靜綻放的白牡丹,高貴,素雅,不惹塵埃,仿佛接近她都是對她的一種褻瀆。

  此時她看上去有些疲憊,精神狀態不是很好。

  她開的是一家影視投資公司,尋找要潛力的劇本或者導演進行投資,從而賺取豐厚的回報。

  這次飛來米國,其實是想和好萊塢一家影視公司合作,但剛到好萊塢沒多久,就發生了黑熊事件,全民恐慌,雞飛狗跳,原本商量好的會談也取消了。

  她在好萊塢親眼目睹了黑熊事件,甚至看到了黑熊血淋淋的咀嚼人體,那種血腥的畫面讓她感到無比惡心和恐懼,一夜沒睡好,甚至還做噩夢了,隔了一晚上她才稍微調整好心態。

  “王總,剛剛我咨詢過了,那家影視公司,因為出了黑熊事件的緣故,損失很大,原本計劃的劇本無法繼續,所以這次的合作不得不終止”

  王清雨的秘書沈小魚端著一杯咖啡進來匯報道。

  “這是不可抗拒的外力因素,無法合作的話就作罷了吧,家里傳來消息,米國不安全了,你訂一張最近的機票,我們等下就回去”王清雨平靜的說道。

  她家在國內能量不小,依稀知道米國//軍方出了大問題,提醒她盡量遠離是非之地,但這樣的事情她不會和秘書說明的。

  “好的,三個小時后就有一班飛往國內的航班”沈小魚點頭道。

  作為秘書,了解天氣航班這些是必要的職業素質,她年紀盡管不大,但經驗老道。

  想到了什么,王清雨放下手中的報表問:“對了,那?-->>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