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情定格一瞬间定格,白杨先是看了看一脸淡然的单秋林,又看了看裂为两半的桌子,眼睛慢慢眯了起来。

  桌子破裂的地方平滑如镜,毛刺都没有一丝,原本桌子上的瓜果掉了一地。

  再一回想,之前单秋林就那么简单的挥剑,枯枝削制的木剑划过桌子,然后桌子就裂了,他的动作不是很快,肉眼都能看清,可结果却如此惊人!

  盯着单秋林,白杨语气古怪的问:“不是,我说老单,你什么意思?”

  “人生路漫漫,当时间过后,风烟残尽,纵然身手不凡,亦是爱恨两难,到后来,肝肠寸断,到后来,麻木平淡,且怒且悲且狂,最后,双眼迷茫……”单秋林抬头看天,语气平淡如水的喃喃自语。

  老单你什么时候变诗人了?白杨眼睛再次眯了一下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问你话呢,你别给我扯这些没用的”

  轻笑一声,单秋林问:“白杨,世间无数人都想攀上绝巅长生不死俯瞰世间,但是,人生数十载就能看尽人世悲欢离合,生老病死,花开花谢,长生有什么用?”

  两人压根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我说你到底想表达个什么意思?”白杨已经开始磨牙了。

  “以剑为伴,这一生,或许也不错”单秋林最后用这句话作为总结。

  两人答非所问,各自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小猫她们在边上看着,有点懵,思维回路跟不上白杨他们的节奏。

  “所以说,之前姜山他们应该和你说了很多话,然后你又想练剑了?”白杨眨眼问。

  “我那天彻底放下,舍弃一切后,经过这段时间的平静,我发现,人世间其实还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比如我手中的这把木剑,明明没有用多么大的力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