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茫然的看了看空空荡荡的前方,又看了看手中的电棒,虎子挠头,啥情况?

  转身,看着白杨一脸纠结愕然的看着自己,虎子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的说:“少爷……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可是你大爷啊,给我整没了?”白杨指着虎子无语道。

  这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吧?不知道该说虎子命大还是运气好。

  虎子缩着脖子不说话,装作自己是一块石头,少爷你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刚问到关键地方啊,你给我整没了,白杨之无语。

  呜呜呜……

  银狼此时在白杨身边龇牙咧嘴的冲着虎子低吼,一副只要白杨一声令下它就冲过去咬死虎子的架势。

  拍了拍银狼的脑袋,小……大家伙你很上道嘛,没枉费少爷我当初给你肉吃。

  接着白杨意念控制带血姨妈巾在周围唰唰唰飞了几圈,那阴神再没出现。

  在电棒的电流下,阴神一声惨叫消失无踪,那么他到底是挂了呢还是挂了呢还是挂了呢?

  有点不放心,血纹剑飞起,刷刷刷几下将枯瘦中年人的尸体给切成碎片,完了搞来一堆柴火给他烧成灰,嗯,和一堆染血姨妈巾一起烧的。

  要是这样都还不死我就相信你真是神仙!

  心头嘀咕,白杨也纠结得要死,我还有很多东西没问呢……

  “少爷,发生什么事情了?”小猫上前一步站在白杨身边问。

  她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

  “猫儿啊,我等下给你说”白杨捏了捏小猫的脸蛋,然后捡起了那家伙的包裹。

  这应该算是打怪爆东西了吧?

  打开包裹后白杨无语,里面的东西少得可怜。

  一把一尺多长的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