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碧波河上,一场追逐正在进行。

  最高时速一百一十节的快艇已经被白杨开到了七十节,这可是相当一百三十公里的时速,后面的那些小船,仅凭人力划动船桨居然能达到这个速度!

  一追一逃,双方相距两三公里,之前那些血莲教的人还未形成包围圈白杨就开着快艇跑了,要是被包围了的话,麻烦不小。

  啧啧,我看你们能坚持多久!

  白杨一手掌舵,还有心情转身看那些人划船。

  因为是晚上,虽然有明月高悬,但相距两三公里,以白杨的眼力也只能看到那些小船的大概轮廓。

  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被追上,快艇最高能达到两百公里时速,累死那帮王八蛋恐怕也没法把船划那么快。

  “加油,你们可以的,谁要是追上我,我给他颁发冠军奖牌!”冲着那些人大吼,虽然他们听不到,但在白杨看来,那帮家伙根本就是在划船比赛嘛。

  瞎眼的单秋林极度无语的说道:“你是第一个我遇到过被人追杀还能高兴得起来的人”

  “都已经落到这种地步了,难道我还哭啊?要是哭他们就能放过我的话,我保证比谁都哭得大声”白杨咧嘴道。

  “……”

  单秋林表示不想和白杨说话,你的节操呢?

  追逐了几分钟时间,双方距离都没有变过,后方,负者追杀白杨的血莲教首领立于最前端的一艘小船前方,迎风而立,心情复杂。

  河水哗啦啦泛起白浪,四个武士境界的黑袍人挥汗如雨划船,船桨都快抡成风车了,才几分钟时间而已,他们就觉得肌肉酸痛,胳膊都快肿了一圈。

  “……弓箭手,能否将他们射杀?”沉默片刻,分不清男女的首领问。

  “大人,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