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室里,神秘老人诡异出现,无声无息,如同鬼魅。

  他一身麻衣,头花白,脸上皱纹密布,行将就木,手中拄着拐杖,腰间挂着一个黄皮酒葫芦,看着地上的信纸,一脸沧桑,眼神中闪烁哀伤之色。

  “你到底是人是鬼?”

  白杨瞪着他问,林玉儿手中捧着的血纹剑轻微嗡鸣,随时都会在他的意念控制下飞起斩杀过去。

  “少爷,到底生什么事情了?你在和谁说话?”林冰儿问。

  她们此时心头很茫然,这里除了她们之外没有任何人,可白杨的样子又不似作假开玩笑,毛骨悚然的同时,她们也却没有忘记将白杨护在中心警惕的注意周围。

  可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

  “少爷,别开玩笑了好不好?一点都不好玩”想到白杨一贯不靠谱的作风,林洁儿吞了口口水,看着白杨笑得比哭难看的惊恐说。

  白杨没有回答,死死的盯着几米外的老头。

  老人仿佛没有察觉白杨他们的存在一样,一脸沧桑的看着地上的信纸,久久出神。

  随后,他弯腰,一张一张将地上的信纸捡起来,叠好,一页一页的翻看。

  这一幕只有白杨能看到,在林冰儿她们眼中,那些信纸又诡异的飞了起来,凌空叠好自动翻页。

  她们浑身冷,这一幕太诡异邪门了。

  老人一页一页的翻看信纸,逐字逐句的看,看得很慢,足足看了一个多小时才看完。

  白杨不说话,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到底是什么鬼?

  看完信件,老人眼中的哀伤之色更加浓郁了,莫名的,白杨都觉得心头狠不是滋味。

  那是一种深深的无奈,让人心酸。

  接着,老人看向白杨,伸出手,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