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倒是說啊!”

  眼看單秋林都快沉默半個小時了,就是不說一20句話,白楊差點沒給急死。

  “人心,是一個很復雜的東西”

  抬頭看著天空,單秋林沉默半天憋出這樣一句話來。

  這個我知道,還要你說?白楊無語的同時看著他問:

  “然后呢?”

  單秋林再次給自己灌了幾口酒,看向遠處的山巒說:

  “你看那山,你看那水,你看那云,你看那天空飛翔的鳥兒,畫面是不是很美?是不是很震撼?而你看這周圍,縱然建筑美輪美奐,縱然衣衫華麗,卻不及那山那水那樹那云來得賞心悅目對吧”

  白楊眨眼,腦袋有點懵,哥,你到底想說什么?

  這家伙絕/逼是開啟了哲理模式,白楊沒打擾,繼續聽著。

  “所以,自然的東西最美!”

  單秋林淡淡一笑說道。

  馬蛋,接下來才算是要進入主題了,白楊心頭嘀咕。

  果然,只聽單秋林說道:

  “我一早就知道,其實小師妹已經對大師兄情根深種,一顆心都栓在了他身上,我只是不愿意去面對這樣一個事實而已,那天聽了你的一番上中下三策,如果真的按照你所說的那樣去做,我相信必定能得到小師妹的身心,但我不能那樣去做,因為那是刻意強求而來的,并不是我想要的”

  白楊眨眼,雖然單秋林說得很矛盾,但他那‘四核’大腦卻是秒懂。

  單秋林喜歡他小師妹,喜歡得不得了,他也無比渴望他小師妹也如此喜歡他,但他期望的是他小師妹自己真心喜歡他,而不是通過陰謀詭計得到對方的身心。

  嘖嘖,總之用一句地球的經典語言來總結單秋林的心態就是:

  強扭的瓜不甜!

-->>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