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妞儿不会是正好‘亲戚’来了吧?’

  白杨心头嘀咕,伸手一指厨房的方向说:

  “那边”

  依旧一身迷彩服的苏溪水径直从白杨身边走过,迈开大长腿啪啪走到厨房,当看到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黄二毛后,心头不由一沉。

  看到苏溪水这一身装扮,黄二毛傻眼,这他娘的绝/逼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看向苏溪水开口哆哆嗦嗦的问:

  “你……你是谁?想做什么?”

  没有废话,苏溪水伸手抓住黄二毛的衣服,提着就往外走。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我要报警啦”

  黄二毛吓得魂飞天外,声音都变得尖利了起来,一副要被强那什么的柔弱女子一样。

  “这个人我要带走,三个小时,我保证你能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

  来到客厅,苏溪水看着白杨面无表情的说道。

  “行”

  白杨耸耸肩无所谓道,本来就是想让她或者说‘她们’查出背后到底是谁指使黄二毛的主意,正中了他的下怀。

  有免费的劳动力白杨傻了才会去自己动脑筋,那多累啊。

  苏溪水点头,提着黄二毛走向门口,在经过白杨身边的时候,突然一个大劈腿,一脚踢向白杨的肩膀,冷冰冰的说道:

  “你上次说我是母老虎的话我都记得!”

  白杨在她动作刚起的时候就麻利的跳到一边,苏溪水踢了个空。

  哥们早就防着你呢!

  “你看看,我说你母老虎有错吗?这还话都没说两句你就动上手了,女孩子家家的这么粗暴有男人会看上你就有鬼了”

  白杨一脸嘚瑟的看着她说道。

  小妞你和我玩突然袭击还嫩了点,一般都是我打别人闷棍,你打不到打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