耸耸肩,白杨走出卧室,先来到杂物间拿起一把扎带,然后才慢悠悠的来到厨房。

  用脚踢了踢那家伙,晕得够彻底的,估计吓得不轻。

  “穿成这样你是想上演疯狂的石头是吧?”

  撇嘴嘀咕,白杨蹲下,扯掉对方蜘蛛侠一样的贴脚塑料软靴,然后将其翻身让他趴着,将对方的右手反到背后,又弯曲他的左脚,让他的右手大拇指和左脚大拇指贴合,然后用扎带缠绕,一拉,嘶啦一声给他绑住。

  然后是对方的左手大拇指和右脚大拇指,如法炮制,最后那家伙形成了一个古怪的姿势。

  不放心,白杨又给他十个手指头十个脚趾头都依次用扎带绑住,满意的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捆绑艺术杰作,站起来,啪一声开灯。

  接了一杯冷水,扯掉对方的头套,一脚将对方踢成‘侧躺’,捂住他的嘴巴,一杯水慢慢的向着他的鼻孔倒了下去。

  啧,对干这种买卖的人你就不能对他客气。

  “唔唔唔……”

  几秒钟时间那家伙就张开了眼睛,一脸惊恐的唔唔唔叫唤,白杨放手,他给呛得咳嗽不止,眼泪鼻涕横流。

  “有鬼!”

  稍微能说话的时候,尖嘴猴腮的家伙率先惊声来了这么一嗓子。

  “鬼你大爷,老子哪儿长得像鬼了?”

  白杨踢了对方一脚没好气道。

  “真的有鬼,我看到了的,都现行了,通过盐粒变成一个小人一蹦一跳的,灯光闪烁,真的有鬼啊……”

  那家伙崩溃道。

  麻蛋,这人不会被吓傻了吧?

  心头无语,白杨蹲下,毫不犹豫的一巴掌甩对方脸上,啪一声脆响,那家伙噗一口血就喷了出去,还带着两颗牙齿。

  哟呵?是哥们的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