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鸿遍野,哭喊震天,山下的情况让所有人都浑身发毛。

  “白兄,那是什么?怎生如此……歹毒”?

  丰礼不着痕迹的远离了白杨一步,指着山下浑身不自在的说。

  虽然在场的一个个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可白杨挥手间‘灭’掉几千匪徒也太过惊悚了点,而且手段还如此‘毒辣’!

  “歹毒?只是让他们吃点苦头,又死不了人的,对这些穷凶极恶的匪徒来说,我这已经很仁慈了好吧”?

  白杨撇嘴说。

  “死不了人”?

  丰礼下意识问,他们都那么难受了还死不了?他有点不信。

  “我要的是活口,弄死他们干嘛”

  白杨耸耸肩说,然后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这也叫仁慈……”

  牛花花在边上不自然的嘟囔了句,下意识的远离白杨,一贯的‘嚣张’气焰都弱了好多。

  将几千号人整得生不如死的手段,想想都让人毛骨悚然。

  “少爷,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看着突然不说话了的白杨,边上蓝霜开口问。

  “我只准备了制/服匪徒的东西,一时忘了准备控制匪徒的东西了”

  白杨稍微有点尴尬的说。

  当然,这都不是大事,匪徒被制/服了,控制的手段多的是。

  “这个简单,就让我也尽一点绵薄之力吧”

  边上的丰礼笑道。

  “那多不好意思”

  说这句话的时候,白杨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就等着他这句话呢。

  其实白杨是故意的,他想了解一下这边的人都是怎么控制人的,再一个,你也不能光看戏不做点贡献不是,看电影还买票呢……

  丰礼也不知道看没看穿白杨的心思,不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