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席白衣的丰礼立于楼船三楼平台上,听到动静,转身看向白杨等人拱手笑道:

  “各位来了,冒昧相邀,请坐”

  平台上已经准备好了一座酒菜,几个丫鬟在一边恭候。

  “看到没,人家这船比那天你们去接我的船可气派多了”

  白杨低声在蓝霜身边说。

  蓝霜尴尬不已,这个时候回答不是不回答也不是。

  同样听到这句话的丰礼笑道:

  “这位应该就是白少了,我就称你一声白兄,如果白兄喜欢这艘楼船的话,送你就是”

  “那多不好意思”

  白杨嘴里这样客套,却转身对牛健说道:

  “等下记得找他们的人接收一下,以后咱到碧波河上游玩就用这个”

  管你什么目的,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先这样确定下来再说。

  “好的少爷”

  牛健咧嘴笑道。

  蓝霜把脸转向一边,他是真的不想认识白杨啊。

  “哈哈,白少性情中人,难得难得,那我就借贵地一用宴请各位了”?

  丰礼嘴角抽搐,就没见过这样的人,你听不出来我是客套话吗?但话已经出口,收回已经来不及,只能因为一句客套话就将这艘足足三层的华丽楼船拱手让给白杨了。

  “多谢多谢,不知丰兄(这个称呼……)让我们来有什么事情”?

  白杨坐下,看着对方开门见山的问,弯弯绕绕的什么最麻烦了。

  估计丰礼从未见过这样的人,一时居然不知道怎么说了。

  “没事,我们边吃边聊”

  白杨大大咧咧的说道,拿起准备好的筷子就开吃。

  他这一番不着调的插科打诨,一下子就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了。

  玩心计?谁有功夫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