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開門的聲音響起,屋子里葛大爺躺的白楊稍微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

  “媽……”?

  看著開門的人,白楊瞪眼微微驚訝,仿佛不認識了一樣,一臉古怪。

  “是小白回來了?在家里也布吱聲,不知道的還以為家里遭賊了呢,嚇我一跳”!

  門口,甄國萍瞪了白楊一眼沒好氣道。

  白楊起身,幾步來到自家老媽面前,一臉驚奇的問:

  “老媽,你跟你那些老姐們去做斯帕啦”?

  “做你個大頭鬼,快幫我提下東西……小白啊,你這見天的不見人影,這突然回來,不會是在外面闖禍了吧”?

  甄國萍將手中的幾袋子菜遞給白楊,很懷疑的問。

  這都什么家長,就不能想點好的……?

  當然,白楊也知道這是做父母的一種關懷方式。

  “哪兒能啊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能做什么壞事”

  白楊無語,把東西拿廚房冰箱放好,返回客廳繼續看著甄國萍說:

  “老媽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這才幾天不見,甄國萍看上去年輕了十歲,皮膚紅潤有光澤,頭發黝黑發亮,臉上的皺紋幾乎消失不見,這哪兒像一個四十多歲的人?分明三十不到的樣子……

  “臭小子,傻眼了吧?現在學校那些老師別提多羨慕,見了我就問哪兒弄的護膚品……”

  甄國萍白了白楊一眼,然后在自家兒子面前轉了個圈得瑟道。

  “不會是老媽經常喝那種酒的緣故吧”?

  白楊一句話就說道了關鍵點。

  “喲,不愧是從我肚子里出來的,不笨嘛,一下子就猜到了”。

  好吧,這還是在夸自己,話說甄國萍作為一所大學的教導主任,在家很隨和?-->>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