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照耀在碧波河上,水面轻微波动,仿若洒满了碎金,从远处看,一直延伸到天边的碧波河好似一条洁白的飘带。

  然而对于碧波河边的德阳镇码头来说,这样的美景并不能让人有丝毫的愉悦之感,这里一如既往的忙碌,但今天的气氛格外古怪。

  昨夜车家在码头上的管事执事全部被杀,数十颗人头落地,尸体被砍成碎块丢进碧波河喂鱼,血腥味至此还未散去,晨风中仿若还能听到昨夜惊恐惨叫……

  一早,码头上,数十个新选出来的管事执事规规矩矩站好,一言不发,不时抬眼看向不远处德阳镇方向。

  当那个一身黑色劲装身背大枪的青年踏着晨曦而来,整个码头陷入了一个很沉闷的气氛,人们依旧忙碌,可声音放轻了很多,动作放缓了很多。

  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小心翼翼战战兢兢。

  “车家在这码头上的震慑力还真是如同天空中的烈日,单单一个车家正主就能压得整个繁忙的码头喘不过气来”!

  远处,某隐藏在角落的‘不良少女’撇嘴嘀咕。

  “二少爷您来啦,小的给您准备了一艘大船外加一百个好手……”

  那黑衣青年还未走到码头上,新选出来的管事立即弯腰迎了上去,看着青年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

  “不用,我一人足以”!

  车江冷漠的看了管事一眼,惜字如金。

  说完,他无视一切走到一边,一脚踢出,边上一根六七米长的木桩呜咽横空飞出,落到碧波河上,划出一道水线向着远处滑去。

  在那根木桩飞出的时候,他也快速冲出,在木桩落水的时候稳稳当当的站在了木桩上,向着对岸的迷河林前进。

  当木桩在水中的劲道用老,已经距离岸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