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兄你醒啦,真是佩服你的海量,真男人,大丈夫,沒得說”!

  看到藍小妞醒了,白楊走過去豎起大拇指恭維。

  白楊敢用小丁丁發誓,他絕對沒有說假話,那百果釀,整整一壇啊,恐怕得二三十斤,全給她一個人干下去了,你敢不佩服?

  百果釀度數或許不高,可架不住量大,她一個妹子能喝這么多,也是真心沒誰了。

  不過考慮到這邊這些大塊頭的恐怖酒量,其實還是可以接受的。

  然而對方只是一個妹子啊,這樣的誰敢娶?反正老子不敢,萬一喝醉了發酒瘋全家都得完蛋,還是小貓好哇,乖滴很……

  “不勝酒力,倒是讓白兄見笑了”

  藍星目光閃爍,搖頭笑道。

  她雖然極力掩飾裝得灑脫吧,可白楊還是看出她暗自松了口氣。

  女人,都一個德性,在陌生地方喝醉后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檢查自己有沒有被糟蹋,讓人搞不懂的是,既然如此為什么還要去砰酒那玩意?

  白楊心中鄙視,同時也無比佩服,喝了那么多,醒來后幾秒鐘就恢復了清明,也不知道是酒量真的太好呢還是體質問題。

  “怎會見笑,可惜我不會喝酒,要不然定要和藍兄把酒言歡”

  白楊表示很遺憾的說。

  “糟糕,天色已晚,我先告辭了,改天再來拜訪”

  藍妹子抬頭一看天色,眼中閃過一絲驚慌,匆匆忙忙的丟下這樣一句話,抓起桌子上的短劍,凌空一躍,跳起十多米,然后腳尖在樹干上一點,比猴子還靈敏,沒幾下就消失在了茂密的枝葉間。

  “……”

  “我還沒說正事呢”

  白楊看著藍妹子離去的方向傻眼。

  上一秒還說喝酒的事,下一秒你就給?-->>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