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镇码头上,一个两进院落的大厅里,和白杨他们交易的矮胖中年人跟孙子似得低头汇报之前的事情。

  上首坐着一个清瘦黑衣中年人,一边听一边不疾不徐的喝茶。

  他是德阳镇车家负责码头生意的管事,听完胖子汇报后,头也不抬的说:“那帮废物被一伙山民给宰了,活下来的也成了废物对吗”?

  “是的管事大人”

  矮胖中年人回答。

  “既然是匪徒,那就应该被砍脑袋,官府那边也一定会砍他们脑袋,你觉得呢”?

  中年管事抬头目无表情的看着胖子说。

  “是,匪徒残害山民,无恶不作,就应该死”

  胖子一脑袋冷汗,只能战战兢兢的顺着往下说。

  因为没有了价值,成了废人就只能被抛弃,活命的机会都没有……!

  “然后那帮山民居然穿着坚固的铠甲就能毫发无损的杀掉近十倍于自己的匪徒”?

  中年管事眯着眼睛看着矮胖中年人阴沉沉的问道。

  “管事大人,没有穿铠甲的山民,从来没有这样的山民,也没有人见过他们”!

  胖子满脑门冷汗说道,说话的时候眼神变得狰狞而冰冷。

  “很好,悟性不错,你要记住,那种铠甲只能是车家护卫身上穿的,从来没有什么狗屁山民穿铠甲,不用我教你吧”?

  “属下明白,那些铠甲战刀,很快就会穿在车家护卫身上”!

  胖子咬牙说。

  管事点点头,语气一缓,眉头微皱道:

  “你刚才提到了,还有一个打扮古怪的年轻人”?

  “是的,属下亲眼看到他就在那些‘死人’中,但对方自始自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我知道了,那个人也没有存在过,懂?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