駕照白楊十九歲的時候就拿到了,白建軍的車他經常開,技術還是不錯的,只是沒有開過重卡,不過原理都差不多,加之晚上郊區空曠得能讓鬼開會,倒也不怕出什么事兒。

  他根本就沒考慮過自己的駕照能不能開重卡這個嚴肅的問題……

  將重卡開到一個鬼都沒有的荒郊路段停下,接下來才是關鍵!

  “那邊也是晚上,木料在村子里,不過準備木料的時候就讓他們放在不起眼的角落了,小心一點應該沒問題”。

  至于那邊的木料消失后第二天村民們的反應他壓根沒考慮過……

  心中一琢磨白楊有了計較,拔下車鑰匙拉手剎后關好車門,繞了一圈來到了車廂里。

  他租用的是一亮箱式重卡,光輪子就一二十個,拉個四五十噸跟玩似的。

  從車廂里將門費力的關上,來到最靠里的位置,打量了一下點點頭,閃身消失在車廂中,下一刻就出現在了野人村落的木屋臥室里。

  “還好這邊照明匱乏,黑燈瞎火的好干活”,傾聽了下靜悄悄的村落,白楊滿意的點點頭。

  小心翼翼的打開臥室的門,然而白楊卻低估了這里村民的警覺性,借著模糊的月光,白楊在開門的第一時間就看到睡在‘客廳’地板上的女孩第一時間坐了起來看著他。

  “沒事你繼續睡,我就上個廁所”。

  不管對方能不能聽懂,白楊邊比劃邊心虛的說。

  女孩不知道嘰哩哇啦的嘟囔了句什么就蓋上獸皮繼續睡了,但黑暗中一雙眼睛卻是眨呀眨的,心跳還有點快。

  黑燈瞎火的,白楊悄悄的摸出門外這是想干嘛?答案貌似呼之欲出,女孩有點害羞,有點忐忑,還有點期待……

  在這種近乎暈暈乎乎的想法中,等?-->>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