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脑袋是懵的,漂亮的女孩亲手喂他吃东西,他哪儿经历过这种阵仗,哪怕是在地球那边,再有钱的人也没有几个这么享受的。

  于是女孩喂她吃什么他就迷迷糊糊的张口吃,给他喝什么他就喝。

  一碗碧绿色的酒液在女孩的喂食下他一口喝干,结果几秒钟后他鼻血直淌,一头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整个大厅为之一静,十多双眼睛看着栽倒在地板上的白杨集体傻眼。

  那喂食白杨的女孩眨巴了下眼睛,看了看周围的人她连忙摆手说:“不是我做的,我没有怎么他,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抬房间去”,白胡子老头反应过来急切道,接着他看向大厅大声说:“虎子,快去把木老头给我找来”!

  虎子,也就是白杨定义的三号野蛮人愣了一下,丢下手中的一块肉骨头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

  晕倒了还在流鼻血的白杨,被人手忙脚乱的抬到了这栋树屋二层的一个房间,边上一帮人急得团团转,若不是白胡子老头赶人的话,十几条大汉能把这个不大的房间给挤爆。

  那喂白杨吃东西的女孩不停的用一块粗糙的布给他擦鼻血,但擦了又流止都止不住。

  不一会儿一个身穿粗糙青布袍的老头来到了这里,将周围的人轰开后坐在床边,把白杨手上的手套摘掉给他把脉,接着又翻开白杨的眼皮观察。

  这个过程中周围的人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

  等那青袍老头弄完后,白胡子老头连忙问:“木老头,这个后生怎么了”?

  青袍老头站起来,没好气的说道:“这个后生没事,就是身子骨太虚弱了,你们给他喝的白果酿里有大量补充血气的东西,他虚不受补气血攻心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