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煮了吃的情况并没有发生,一群围观的‘野蛮人’分开,走出一个老头,雪白的胡子都快到腰部了,脸上的皱纹能夹死蚊子,拄着一根木杖向着白杨走了过来。

  这老头在这里地位貌似很高,他一出现周围基本上就没有声音了。

  虽然这老头老得要死要死的了,但眼神很精神,骨架很大,走路虎虎生风,白杨觉得对方再活个一二十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老头冲着白杨叽哩哇啦的说了一些什么,可他完全听不懂,一脸茫然,又没有个翻译,这就有点尴尬了。

  然后老头又冲着带白杨来这里的三个人说了些什么,那三个家伙不时的回两句,有时点头有时摇头……

  反正白杨只能是干瞪眼,眼角余光偷偷打量周围的人,他悲哀的发现,如果要打架的话,他恐怕连这里的小孩都打不过,一米高的小不点都是一身肌肉疙瘩……

  这里的人,不管男女,都长得很健壮,自己这样的站人群中就一弱鸡。

  不过,白杨发现了一点,那就是这里的人穿着打扮都很随意,好吧,随意只是白杨想出的一个相对好听的形容,说白了就是好羞耻啊……

  一米一下的小孩基本上都光着屁股,而且是不管男女,大人的话,男的基本上光着上身,腰间要么围着一张兽皮,要么穿着不知道什么布料的粗糙大裤衩,女的也差不多,但好歹上身还是遮住的,一条粗糙布条或者一片兽皮一缠完事儿……

  “难怪这里的小孩长得都跟牛犊子似得,那些女的也太‘胸’了,充足的奶水给他们从小就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啊”!

  眼珠子乱转的白杨有点脸红,尤其是一帮女的指着白杨故意挺胸爆发出一阵哄笑之后。

  接着一只大手落在了白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