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三個怪獸一樣的人中間,白楊的內心是崩潰的,總有一種對方隨時會撕紙片一樣撕掉自己的感覺,每走一步都膽戰心驚。

  因為語言不通的緣故,沒法弄懂這三個人的身份,白楊只能以他們的體形來區分,最壯的那個年輕人在白楊心中被標上了‘一號野蠻人’的標簽,其次是那個年紀大點的壯漢,在白楊心中是‘二號野蠻人’,最后一個是‘三號野蠻人’。

  很久之后,等白楊學會了這邊的話,他才知道一號叫柱子,二號叫趙石,三號叫虎子……

  這三個怪獸一樣的人給白楊闡述了什么叫做暴力美。

  就白楊腦袋上脫下來的那個頭盔,金屬制品,能不能防彈白楊不知道,但如果白楊自己要破壞頭盔的話,掄錘子砸恐怕也的費一翻手腳,然而在‘三號野蠻人’好奇打量的時候,一不小心給捏成了一坨……

  嘴角不自然的抽搐,面對對方有些不好意思看過來的眼神,白楊只能做出一個‘你隨意我其實并不在乎’的表情……

  其次,金屬打造的工兵鏟在二號野蠻人手中,畢竟年紀大點,對于這種能劈砍能挖坑能鋸東西的多功能工具很是好奇,一會兒掄著砍一下老藤樹枝,一會兒在地上刨個坑,接著輪圓了砍向一顆大樹,工兵鏟的柄給折了,鏟子部分不知道崩飛到了哪里……

  “你隨意,其實我并不在乎”,白楊努力做出一副隨意的笑容說道,也不管對方聽得懂聽不懂。

  ‘一號野蠻人’的眼神不停在白楊手中的電棒和身上的兜兜轉悠,一是想玩白楊的電棒,二是想知道白楊兜里還有沒有好吃的,白楊神奇的讀懂了對方眼神中的這兩種意思。

  電棒是無論如何都不能給對方的。雖然還沒有用過,但和這三個人形?-->>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