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那冷冰冰的箭矢,虽然明知第一时间离开回到家才是最好的选择,但白杨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恐惧留了下来。

  这是他第一次接触这边的人,如果自己突然消失的话,天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万一对方在这里一直等着自己在出现呢?或者是他们带来更多的人寻找自己呢?自己不可能永远都不过来了。

  自己离开固然安全,但结果未知,再说,自己随时都能离开,对方要对自己不利的时候再走也不迟,除非对方快到比自己思维还快。

  此时白杨的打扮很古怪,外面是一套迷彩服,带着黑色护指手套,一手拿着电棒一手拿着工兵铲,头上带着头盔,在头盔下,还带着个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帽子,跟个恐/怖/分/子似的。

  “你是谁?为什么鬼鬼祟祟的在这里窥视我们狩猎”,用大弓指着白杨的壮汉声音冷冰冰的问道。

  不过,他的话听在白杨耳中是这样的:“#¥%……&*#%*(——)(@¥%……”

  完全听不懂,发音古怪,听着无比别扭。

  语言不通,就没法交流,从块头上看,对方武力值就完爆自己十几条街,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恶意,白杨用无比缓慢的动作做出了一个‘全球通用手势’……

  “希望这个动作在这边不要是代表不友好的动作才好”。

  心中苦笑的同时,白杨缓缓的举起手,做了一个投降的动作,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对方,但凡对方有丝毫的异样,他保管第一时间跑路,在地球那边等个十天八天的,他就不信这些人还在这里。

  在‘投降’的时候,白杨开口说:“我只是在丛林中迷路了,并没有任何恶意”。

  虽然明知对方大概听不懂,但白杨觉得这个时候自己要是不说点什么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