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手間里,水流嘩啦啦的流淌,白楊仰著腦袋站在花灑下面,冷水沖刷全身,但他依舊覺得渾身燥熱。

  鼻血一縷縷流出,被水流稀釋,順著身體流到地下,進入下水道中,流淌的鼻血止都止不住,白楊覺得這樣下去自己怕是要被流鼻血流死。

  這還不算,下面的小白楊早就已經是立正姿勢,哎喲我天,這可怎么活……

  白楊這才想起來,老虎身上渾身是寶,有人用虎骨熬湯煎藥什么的,那是用克來計算的,好家伙,自己直接干掉一大碗虎肉湯和虎肉,作為健康的青年,血氣方剛的,補過頭了。

  “虎肉啊虎肉,難倒我就沒有這個福氣享用了嗎?吃虎肉湯就這樣了,要是喝虎鞭酒的話那還不直接爆體而亡……”

  外面,客廳的門從外面被人打開,一個身穿灰色職業裝的中年女人走了進來,雖然眼角已經有了經歷歲月后留下的魚尾紋,但依稀能看出她年輕時是一個大美人,

  三七分的短發顯得干練而不刻板,在門口換上一雙居家拖鞋后就沖著房間喊道:“臭小子在家沒”?

  沒人回答,甄國萍也不以為意,來到客廳后,看著茶幾上的碗,輕咦一聲,臭小子居然沒吃泡面度日,這貌似有點不科學。

  自家兒子什么德性她知道,能方便一點絕對不麻煩自己,居然自己做吃的了,她都想到窗戶邊看看太陽是不是從西邊出來了。

  房門再度被打開,一中年帥哥走了進來,在門口換鞋的時候說:“今天怎么回來這么晚?平時這會兒你都把飯菜做好了”。

  “今兒學校倆男聲為了個女生打架,被我狠狠的教訓了一頓,老白想吃啥,我現在就去做”

  “隨便弄點把,你這一天也夠累的”

  夫妻倆相濡?-->>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